1. 首页
  2. 资讯

三体刘慈欣小说

大家看了刘慈欣小说《三体》的感受和想法有哪些?读评论的时候觉得,如果大刘是华裔或者外国人的话,就不会有那么多人喷了为什么刘慈欣能写出《三体》这部高思维且篇幅超长的科幻

大家看了刘慈欣小说《三体》的感受和想法有哪些?

读评论的时候觉得,如果大刘是华裔或者外国人的话,就不会有那么多人喷了

为什么刘慈欣能写出《三体》这部高思维且篇幅超长的科幻小说?

谢邀


《三体》作为中国现代科幻的开拓者,成功打破了传统科幻的美好未来式,就是那种未来花更红天更蓝的模式;以及现代网络科幻常用的朋克化的剧情:吵杂的城市,几个二逼青年无意中触发了什么,迁出一堆事……

然而《三体》却将背景设定在光年尺度上,将矛盾设定于两个文明之间,而且文笔上游刃有余,没有找到任何大漏洞更今人佩服的是时间尺度,跨越千万年,其时间线之精准,着实厉害;更重要的是文笔,松弛有度,该写的肯定写,不用写的或有埋笔的部分绝不写,或不写透;同时作者的哲学素养,这都不用多说了,看过都懂。

需要细说的是大刘的文学素养,大刘上个世纪80年代即开始写作,90年发布处女作《鲸歌》,其后写作风格多次改变,后期才逐步定型。《三体》所采用叙事视角为空间并置与虚构性历史叙事相结合,三体中有有两个世界,一个是书中的“现在”,另一个是虚拟游戏《三体》中的世界,这个世界指向四光年之外的三体世界。这两个世界之间并没有什么联系,于是,大刘搭起了一座桥,充当两个世界之间的媒人。

便是“ETO”三体地球组织。

这个由女主角叶文洁创建的组织,关于叶文洁,书中用了大量的空间描写来写其悲惨命运,让读者们无意中知晓了书中的世界观。


但是,这种叙事方法由于时间线比较乱,读起来要用用大脑,导致很多人读不下去,纷纷给了差评,但读下去的那些,许多都越过了白纸黑字,读懂了太多。

在接下来的两部中,作者将背景拉大,放大到了星海之上,让人无不感到宏大的世界观,一是人性的宏大,有一个宏大的人生观;二是宇宙的无限,有一个宏大的宇宙观。

之前有评论家和其他解读者认为,《三体》里面主要体现了对人性丑恶的批判和社会现实的嘲讽。如书中的黑暗森林理论一般,黑,真##黑。

但是,在黑暗森林之中,仍有几缕阳光。

生命的坚强可以突破宇宙的宏观尺度,可以历经沧海桑田,特别是到了第三部《死神永生》末尾,躲在安全的小宇宙中的程心决定冒险出来归还宇宙物质从而维护宇宙安全与和平,人类的责任感扩到了无限大——而他们最后也得知,在宇宙历经一次“大洗牌”之后地球文明和三体文明依然存在的消息,这不正是在赞颂生命的伟大么?以及生命的倔强?最后三体文明和地球文明作为贯穿了三部《三体》的这对“终极宿敌”,相爱相杀到宇宙“毁灭”,却因为共度宇宙劫难而走到了一起,不正是象征着人性的包容?

“银河系猎户座旋臂有两颗文明的流星划过,宇宙记住了他们的光芒。”

你觉得刘慈欣所说的三体文明真的存在吗?

他说的每一个字我都相信。

你觉得《三体》这部小说哪里很赞?

谢您问,没看过,

不知道,难给案。

小说《三体》中有很多名言,哪句最能触动你?

给时光以生命,给岁月以文明。


在中国,任何超脱飞扬的思想都会砰然坠地--现实的引力实在是太沉重了。


我们都是阴沟里的虫子,但总还得有人仰望星空。


碑是那么小,与其说是为了纪念,更像是为了忘却。


死亡是一座永恒的灯塔,不管你驶向何方,最终都会朝它转向。一切都将逝去,只有死神永生。


你的无谓来源于无知。


孩子问,他们是烈士吗?
妈妈说,不是。
他们是敌人吗?
不是
那他们是什么?
他们是历史!


记忆是一条早已干涸的河流,只在毫无生气的河床中剩下零落的砾石。


唯一不可阻挡的是时间,它像一把利刃,无声地切开了坚硬和柔软的一切,恒定的向前推进着,没有任何东西能够使它的行径产生丝毫颠簸,它却改变着一切。


知道在哪儿,世界就变得像一张地图那么小了;不知道在哪,感觉世界才广阔。


越透明的东西越神秘,宇宙本身就是透明的,只要目力能及,你想看多远就看多远,但越看越神秘。


在宇宙间,一个技术文明等级的重要标志,是它能够控制和使用的微观维度。对于基本粒子的一线使用,从我们那些长毛裸体的祖先在山洞中生起篝火时就开始了,对化学反应的控制,就是在一维层次上操控微观粒子。当然,这种控制也是从低级到高级,从篝火到后来的蒸汽机,再到后来的发电机;现在,人类对微观粒子一维控制的水平已达到了顶峰,有了计算机,也有了你们的纳米材料。但这一切,都局限于对微观维度的一维控制,在宇宙间一个更高级的文明看来,篝火和计算机、纳米材料等等是没有本质区别的,同属于一个层次,这也是他们仍将人类看成虫子的原因。


空不是无,空是一种存在,你得用空这种存在填满自己。



城市就是森林,每一个男人都是猎手,每一个女人都是陷阱。



在西方的天际,正在云海中下沉的夕阳仿佛被溶化着,太阳的血在云海和太空中弥漫开来,映现出一大片壮丽的血红。
“这是人类的落日。”叶文洁轻轻地说。


看看吧,这就是虫子,它们的技术与我们的差距,远大于我们与三体文明的差距。人类竭尽全力消灭它们,用尽各种毒剂,用飞机喷撒,引进和培养它们的天敌,搜寻并毁掉它们的卵,用基因改造使它们绝育;用火烧它们,用水淹它们,每个家庭都有对付它们的灭害灵,每个办公桌下都有像苍蝇拍这种击杀它们的武器……这场漫长的战争伴随着整个人类文明,现在仍然胜负末定,虫子并没有被灭绝,它们照样傲行于天地之间,它们的数量也并不比人类出现前少,把人类看做虫子的三体人似乎忘记了一个事实:虫子从来就没有被真正战胜过。


给岁月以文明,而不是给文明以岁月。



“我觉得它像。晚霞的眼睛”
“你怎么不说是朝霞的眼睛”
“我更喜欢晚霞”
“为什么”
“晚霞消失后可以看到星星,朝霞消失以后,就只剩下。”
“只剩下光天化日下的现实了”


“有时下夜班,仰望星空,觉得群星就像发光的沙漠,我自己就是一个被丢弃在沙漠上的可怜的孩子……我有那种感觉:地球生命真的是宇宙中的偶然里的偶然,宇宙是个空荡荡的大宫殿,人类是这宫殿中唯一的只蚂蚁。这想法让我的后半辈子有一种很矛盾的心态:有时 觉得生命真珍贵,一切都重于泰山;有时觉得人是那么渺小,什么都不值得一提。反正日子就在这种奇怪的感觉中一天天过去,不知不觉人就老了……”



前进!前进!不择手段的前进!



西方人并不比东方人聪明,但是他们却找对了路。



人生的美妙之处在于迷上一样东西
人生苦短,少做些虚无缥缈的事
夜晚的灯塔一直都在,只是灯亮的时候,你才看见它




在漫长的科学发展史上,物理学家门用加速器撞击过多少质子?又撞击过多少中子和电子?每一次撞击,对那个微观宇宙中的智慧或文明都可能是毁灭性的。……您不会为此多愁善感起来吧?

要知道,一个文学人物十分钟的行为,可能是她十年的经历的反映。
他们的宇宙还很年轻,他们的神还只是个孩子。现在评断他们还为时过早,当‘我们’在‘末日’回去的时候,会决定谁该被拯救



无限长的曲线就是宇宙的抽象,一头连着无限的过去,另一头连着无限的未来,中间只有无规律无生命的随机起伏,一个个高低错落的波峰就像一粒粒大小不等的沙子,整条曲线就像是所有沙粒排成行形成的一维沙漠,荒凉寂寥,长得更令人无法忍受。你可以沿着它向前向后走无限远,但永远找不到归宿。



叶文洁打开结果文件,人类第一次读到了来自宇宙中另一个世界的信息。其内容出乎所有人的想象,它是三条重复的警告: 不要回答! 不要回答! 不要回答! 在令她头晕目眩的激动和迷惑中,叶文洁接着译解了第二段信息: 这个世界收到了你们的信息。 我是这个世界的一个和平主义者,我首先收到信息是你们文明的幸运。警告你们:不要回答!不要回答!不要回答! 你们的方向上有千万颗恒星。只要不回答,这个世界就无法定位发射源。 如果回答,发射源将被定位,你们的行星系将遭到入侵,你们的世界将被占领! 不要回答!不要回答!不要回答!



人类之外的另一个文明,对于高级知识阶层无疑具有巨大的吸引力,并使他们极易对其产生种种美好的幻想。对于人类这样一个幼稚的文明,更高等的异种文明产生的吸引力几乎是不可抗拒的。有一个不太恰当的比喻:人类文明一直是一个孤独行走于宇宙荒漠中的不谙世事的少年,现在她(他)知道了另一个异性的存在,虽然看不到他(她)的面容和身影,但知道他(她)就在远方,对他(她)的美好想象便如同野火般蔓延。




上帝是个无耻的老赌徒,他抛弃了我们!
弱小和无知,都不是生存的障碍,傲慢才是。



如果说,有上帝的话。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如果人类不思考,上帝连发笑都不屑于。



站在这闪烁的苍穹下,汪淼突然感到宇宙是这么小,小得仅将他一人禁锢于其中。宇宙是一个狭小的心脏或子宫,这弥漫的红光是充满于其中的半透明的血夜,他悬浮于血液中,红光的闪烁周期是不规则的,像是这心脏或子宫不规则地脉动,他从中感受到了一个以人类的智慧永远无法理解的怪异、变态的巨大存在。



再想下去,一个推论令她不寒而栗,陷入恐惧的深渊:也许,人类和邪恶的关系,就是大洋与漂浮在其上的冰山的关系,它们其实是同一种物质组成的巨大水体,冰山之所以被醒目地认出来,只是由于其形态不同而已,而它实质上只不过是这整个巨大水体中极小的一部分……人类是做不到道德自觉的,就像他们不可能拔着自己的头发离开大地。要做到这一点,只有借助于人类之外的力量。



在这寒冷无际的草原间,燃烧是无意义的,一腔热血喷出来,比一堆牛粪凉的更快,还不如后者有实用价值。但燃烧是他们的命运,他们是燃烧的一代。



“人们迟早会发现自己爱的不是现实中的他,而是想象中的他,现实中的他只是他们所创造梦中情人的一个模板,他们迟早会发现梦中情人与模板的差距,适应了就走下去 没适应就分开,你与大多数人不同的是,你不需要模板”“但是我喜欢上了一个不存在的人,她只是我虚构出来的,这难道不是一种病态?”“不,不是,其实你很幸运,不管他是不是真是存在,能爱就很幸运了”



没有什么能永远存在,即使是宇宙也有灭亡的那一天,凭什么人类就觉得自己该永远存在下去。



消灭人类暴政,世界属于三体!



我是个懒散的人,从小就是,住校时碗从来不洗,被子从来不叠,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懒得学习,甚至懒得玩,每天迷迷糊糊地混日子。



她陶醉在这鲜红灿烂的梦幻中,直到被一颗步枪子弹洞穿了胸膛,十五岁少女的胸膛是那么柔嫩,那颗子弹穿过后基本上没有减速,在她身后的空中发出一声啾鸣。年轻的红卫兵同她的旗帜一起从楼顶落下,她那轻盈的身体落得甚至比旗帜还慢,仿佛小鸟眷恋着天空。



“我说,你最喜欢哪个季节?”“秋天”“为什么不是春天”“春天,好多感觉挤在一起,累人呢,秋天多好”“倒不如说郁郁葱葱得让人嫉妒”



我正变成死亡,世界的毁灭者




我爱你,与你有何相干?毁灭你,又与你有何相干?
旁观者清,千秋功罪,可真的有人评说了



海中的鱼走上了陆地,从一片黑暗森林奔向另一片黑暗森林。
大多数人到死都没有向尘世之外瞥一眼。



活着本身就很美妙,如果连这道理都不懂,怎么去探索更深的东西呢?



“一个黑暗森林中的猎手……突然看到……所有猎手都能认出的字标示出的森林中的一个位置……假设林中有一百万个猎手(在银河系上千亿颗恒星中存在的文明数量可能千百倍于此),可能有九十万个对这个标示不予理会;在剩下的十万个猎手中,可能有九万个对那个位置进行探测,证实其没有生物后也不予理会;那么在最后剩下的一万个猎手中,肯定有人会做出这样的选择:向那个位置开一枪试试,因为对技术发展到某种程度的文明来说,攻击可能比探测省力,也比探测安全,如果那个位置真的什么都没有,自己也没什么损失。”



“不是的,大部分人的爱情对象也只是存在于自己的想象之中。他们所爱的并不是现实中的她(他),而只是想象中的她(他),现室中的她(他)只是他们创造梦中情人的一个模板,他们迟早会发现梦中情人与模板之间的差异,如果适应这种差异他们就会走到一起,无法适应就分开,就这么简单。”
——医生对罗辑爱上想象中幻影的诊断,作为对我们大多数人感情经历的诊断也未尝不可。




女人应该像水一样的,什么样的地方都能淌得过去啊。

《三体》是刘慈欣一个人写的吗?《三体》的主要内容是什么?

卧槽,你自己品品吧,反正是我读过最棒的科幻小说没有之一!

你认为金庸和刘慈欣谁的小说更有阅读价值?

谢谢邀请。金庸的。




为什么《三体》中的“黑暗森林法则”在刘慈欣其他作品中没有提到?

在科幻这个类型小说中,刘慈欣可以说是中国最出色的作家了。尽管他自己声称《球状闪电》才他最好的作品,但无疑《三体》才是他影响力最大的小说。《三体》不仅影响了千千万万的中国读者,也震撼了许多西方世界的人。奥巴马曾告诉《纽约时报》,《三体》三部曲中的第一部,在他担任总统期间带给他一种全新的宇宙观。奥巴马的工作人员曾要求他提供第三部的新书样本。在《三体》第二部《黑暗森林》中设定了一个黑暗森林法则,今天和大家一起来谈谈这个话题。

大刘

在一次南国书香节大刘的讲座后,我曾问过他这个问题:黑暗森林法则在小说中有猜疑链和技术爆炸等作为理论支撑,很多读者也就认定了这样一个法则,您花如此多的笔墨去写它是否代表您对人类未来的悲观?大刘回答道:这仅仅是小说的一个设定,在小说中我是提出了这个问题,这个问题本身也是一个问题,就是它是否成立的问题。

所以关于刘慈欣本人的态度,应该是可以从“这问题本身也是一个问题”这个回答中看出。他当时可以写黑暗森林法则成立,也可以写它不成立,但如果写它不成立,那么便没有故事发生了。感谢刘慈欣写了这个话题,并且还写得如此生动,也引导了我们一起去思考这个问题。

叶文洁电影剧照

下面一起来看看《黑暗森林》中是怎么描述的吧。

“宇宙就是一座黑暗森林,每个文明都是带枪的猎人,像幽灵般潜行于林间……如果他发现了别的生命,能做的只有一件事:开枪消灭之。在这片森林中,他人就是地狱,就是永恒的威胁,任何暴露自己存在的生命都将很快被消灭,这就是宇宙文明的图景。”

很显然黑暗森林法则是将自然界的丛林法则运用到了宇宙文明中,在刘慈欣的笔下变成了一种宇宙社会学。它的两个核心是:生存是文明的第一需要;文明不断增长和扩张,但宇宙中的物质总量基本保持不变。

其实黑暗森林法则是对费米悖论的一个回答。在1950年的一次非正式讨论中,诺贝尔奖获得者、物理学家费米在和别人讨论飞碟及外星人的问题时,突然冒出一句:"他们都在哪儿呢",如果银河系存在大量先进的地外文明,那么为什么连飞船或者探测器之类的证据都看不到。对这个话题更加具体的探讨最早出现在1975年麦克·哈特的文章中,有时也被叫做麦克·哈特悖论。另一个紧密相关的问题是大沉默。即使难以星际旅行,如果生命是普遍存在的话,为什么我们探测不到电磁信号?

费米

根据黑暗森林法则,那么费米提出的问题“他们都在哪儿呢”便迎刃而解了,他们正在隐藏自己避免被我们发现,同时如果我们被发现了,那么我们地球的毁灭就不远了。但这里涉及到一个问题,就是一个文明要毁灭另一个文明的代价真的比去交流要小吗?

我们应当要注意,如果两个文明发展程度是相近的,那么一个文明毁灭另一个文明很可能是两败俱伤的。那么这个时候最好的选择不是交流,共同进步吗?他人是地狱这个说法没错,但是自身是地狱或许会带来更加严重的后果。另外就算是更高等的文明对付低等文明,比如三体文明对付地球文明,那么它对地球发动战争,能量能绝对控制吗?它毁灭地球这个行为很可能也暴露自己,并且吸引来能轻松毁灭掉它的更高等文明。那么,这真的是比交流更好的途径吗?

我知道用人类社会现有的文明以及个人的认识去猜测宇宙图景方面的东西会显得很无力,但过去的历史也残酷地告诉了我们一个道理——落后就要挨打。就像19世纪的中国,遭受列强入侵;就像落后的美洲被西班牙人征服;并且就算未征服成功,将来要付出的代价也是很有限的。当曾经弱小的文明进化到了跟曾经欺凌自己的文明相当的地步,这个时候又会进入一个平衡的阶段。那个时候的人类首先考虑的是自己的生存问题,而不是为祖先复仇。

那么问题来了,对于一个文明整体的判断,是需要信息的。黑暗森林法则最大的漏洞在于,场景中的猎人是单独的,每个文明都只是一个猎人,那么杀死了这个猎人就是毁灭了那个文明。就算枪声会暴露自身的方位,那么也可以选择快速转移。但真实的文明必然包括许多的生命或许分支,就像地球已经在向地外发展了。那么外星文明毁灭地球这个行为必然也考虑到分支的问题,或者说他看见的那个猎人身后是否隐藏着别的猎人?这个时候,大家都选择交流或许是更好的,单独的猎人也可以进行威慑敌人以求生存,就像弱小的朝鲜硬是能震慑住美国一样。

叶文洁

另外《三体》是一个优秀的科幻小说,但并不意味着里面的理论有多么的正确。《黑暗森林》吸引打架的也不是这个设定,或许这个设定仅仅是为了让故事更好的发展下去。打动我的是小说里面恢弘的宇宙图景,以及对过去历史的转述还有对未来文明的描绘。希望大家能在大刘的带领下,一起去思考这样有意思的问题。很多的时候,带思考性的否定比愚昧的认同要有意义的多,相信大刘也是希望大家能认真思考他提出的问题。

如何评价刘慈欣的《三体》?是不是世界上最牛的科幻小说呢?

您的问题太惊悚了!估计大刘看了,也得后背发凉。

三体之所以在国外那么吃香,部分原因确实是第一部迎合了西方对毛爷爷时代的偷窥兴趣。实话实说,作为刘慈欣和三体的铁粉,第一部和第三部的文笔并不怎么吸引我。但什么驱使我啃下了三部曲呢?完全是因为它引人入胜的思想内核。

是的,钢铁直男刘慈欣描绘了一个黑森林一般的宇宙,没有信任,没有交流,只有猜疑和自保,暴露既是灭亡,宁可错杀一千不肯放过一个,这样的生存法则冷酷而又迷人。一个个眼花缭乱叹为观止的概念,二向箔,降维打击,歌者……战争场面宏大而又残酷。大刘塑造的人物普遍扁平化,几乎看不出脸来,这是他的遗憾之处。但三体是个例外,里边竟然出现了一个章北海。我始终认为章北海就是大刘的人物投射,前段时间他获“克拉克奖”的致辞,简直就是章北海的内心os。冷峻的士兵,有着钢铁一般的意志,表面绝对服从,内心却一直坚持自己的信念,为了这信念,甚至不惜“滥杀无辜”。到最后星际出走,被自己救下的人所害,却欣慰而死。如此之多的矛盾对立面却又出奇和谐地统一在这个人身上,让章北海竟焕发出一种真正的英雄光芒。不客气的说,书中的众多人物,只有章北海让人感觉有血有肉,能立在眼前。

瑕不掩瑜,人物描写的遗憾并不能掩盖这部鸿篇巨著的光芒,这种硬式科幻的机械美,一如刘慈欣心心念念的宇宙探索一样,让人着迷。中国不缺玄幻武侠言情写主,但很缺大刘这样人到中年仍念念不忘向往宇宙的人。正是有了他,才提醒着我们宇宙浩淼,人之渺小,才让我们从日复一日的平淡生活中抽身,站在“神之视角”冷静地看着一切。中国科幻应该感谢大刘,如同克拉克启发了马斯克,说不准某位聪明的同学读罢三体,也如同大刘当年的那个夜晚,沐浴在星辉之下,只想到达最远的星球,矢志不移。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